马云富可敌国,李子柒收入过亿,6亿人月赚1000元,贫穷的陷阱如何打破?

只给鸡汤不给勺子?

讲996为资本家代言?

穷人活着就竭尽全力,还如何进行人力资本投资?

正文

本期视频是粉丝建议下的产物,主题简单明了,用经济学来解释,为什么马云、马化腾、李子柒、半佛比你富那么多?为什么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是什么驱动了中国的伟大复兴进程?又是什么让我们这代年轻人越来越佛系?

本期内容较为硬核,博士会从人力资本的角度去给兄弟们解析一下这些问题,并在结尾会告诉大家一个真正的财富密码。那么,系好安全带,前方持续高能,坐稳发车了。

最近,拼多多80后黄铮以3210亿身家超马云。

我们知道马云后悔创立阿里巴巴;王健林说上班没精神,那就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挣1个亿;刘强东说不知道老婆有多漂亮,然后传说在明州花5000万美元打了一炮;有分析称李子柒年收入过亿;蒋凡28岁财务自由,34岁成为阿里万亿电商帝国双掌门,现在更是曝出蒋凡夫人手撕如涵张大奕的花边新闻,阿里全网干预舆情,此事后面更是惊动北京网信办严厉处罚新浪微博,资本的力量可见一斑,我这个视频估计也命不久矣;90岁的巴菲特还没有退休,今日头条28岁程序员郭宇先退为敬,工作7年身价过亿;半佛仙人据传通过自媒体矩阵收入在7000万左右;近期,阿里P8上海交大的博士,以招聘的名义招生活助理,许诺给妹子正式编制,并开出每月1.6万元包养费用,不过事情似乎有反转。

没错,天天看着神仙们疯狂操作,除了在键盘扣出666,博士想不到别的词。

受疫情影响,富士康的订单没有以前那样饱和,没有加班,工资只有每月二三千元,大量员工离职;总理说中国还有6亿人月收入在1000元;24岁、43斤、1.35米的贵州女孩吴花燕,因营养不良活活饿死。

是什么造成这样的收入和财富鸿沟,为什么在同一片蓝天下,马云如此富有,而吴花燕却活活饿死?

这一切必须从经济学家称之为人力资本的概念开始。

屏幕前的观众,如果有一天,有人掏出魔法棒,夺去你所有的有用的东西——工作、金钱、家、财产,同时仅给你留下遮体的衣服让你流落街头,人力资本就是你剩下的一切。

在这种情况下,马云可以怎么样活下去?

即使阿里巴巴被摧毁了,他的财富包括股票等都被没收了,其他公司肯定会求着请杰克马去做咨询、董事会成员、CEO、鼓舞人心的演讲者。

乔布斯大帝被他所创立的苹果解雇时,他继续奋斗,创立了Pixar,后来苹果又请他回去,乔布斯大帝才创造了现代工具人离不开的智能手机。半佛仙人的情况又怎样呢?如果谁借给他电脑,两个小时,他就能够写出10W+。

没错,他们就算现在真的资产归零,一无所有了,可能不到几个月也比你强几百倍,你来气不?

窃·格瓦拉小学没读完就辍学了,三年级只上了半年,有犯罪记录,如果没因网络炒作爆红,那他将怎么生活呢?在绝大数多情况下不会怎么好,这区别就是人力资本。

窃·格瓦拉没有什么人力资本。讽刺的是,有些非常富有的人,非常潇洒的人,例如文莱的君主,虽然没有什么人力资本,但他手气好,他的国家地下储藏有大量石油,所以非常富有,已传出高价引诱香港女星卖淫的丑闻。

巴菲特说这种出生决定的富贵是卵巢红利。相信大家肯定听过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但有些人,一出生已经躺在终点线。

王思聪是一出生就躺在终点线的杰出代表。正常男孩想玩的,校长都玩吐了。搞游戏,搞出了中国第一个TI冠军,上新闻联播,送430一辆法拉利。还搞出熊猫直播,每天在熊猫上临幸美女主播,调戏冯提莫。

为了全国年轻人(他自己)的福利,校长还搞出《Hello!女神》这样的福利真人秀目,在全国范围内精选240位美女来“慰劳”大家。

这些都是大家的心头肉,但对校长来说,却如草纸一样,用完就扔。

劳动力市场与其他任何市场没有什么区别:有些需求天然就比其他的要大,技术越是独一无二,越能给主人带来收入。2018年,33岁的葡萄牙人C罗离开伯纳乌,成为尤文图斯的一员,转会费高达1.17亿欧元,因为这个星球上,没有人比他更能赢得比赛,他带来的门票、周边、转播收入高达数亿甚至数十亿欧元。

这与市场其他的方面一样,某项技术和技能的价值与他的社会价值并无必然的联系,只与稀缺性相关,经济学是研究稀缺的科学,这就能解释C罗、Uzi、冯提莫的天价转会费和签约费。

经济学家对这种现象有清醒的认识,伟大的宏观经济学家、198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者罗伯特·索洛被问道,他获得炸药奖(诺贝尔奖)得到的钱比罗戈夫·克莱门茨(当时红袜队的投球手)一个赛季赚的钱还少,是否让他感到困扰时,索洛说:“不,有很多优秀的经济学家,但却只有一个罗戈夫·克莱门茨。”这就是伟大的经济学家思考问题的方式。

我们应该学习一点经济学思维,倒不是为了赚钱,何况学经济学真的赚不到什么钱,而是让自己有其他维度思考问题的方式,这样才能更好的认知经济、社会和政治,因为经济规律支配着当今这个花花世界。

在中国,除了马云、刘强东、李子柒等人,谁是相对富有的呢?程序员(码农)、医生、火箭工程师、基金从业人员、券商从业人员、银行从业人员、老师、会计等。有时,这些人具备与生俱来的天赋,但更常见的是,他们通过教育或者培训获得了他们的技能。

用直白的话说,他们进行了明显的人力资本投资,比如读过大学,上过计算机编程培训课程,考过CPA,甚至在新东方烹饪学校上过高级课程都算。像其他所有的投资一样,不管是买余额宝、买基金还是买彩票,本质都是在当下投入钱,期待在未来赚得更多的钱。

人力资本投资投的是自己,赌自己学会一些技能后能够在未来赚更多的钱。

其实,人力资本投资,是我们来说,最划算的投资。据统计,大学教育的回报率在10%左右,在正常情况下,华尔街、陆家嘴的金融大佬们也很难做出比这更好的投资。

在中国,有8亿人有能力在连锁快餐店做店员,快餐店只需要给店员支付足够让他们吃饱穿暖的工资就够了,可能是10元/小时,可能是20元/小时,但绝对不会是20000元/小时,因为这是给顶级辩护律师的费用。

资本家付给高可替代的工人的工资,正如马克思所说,勉强能够维持工人的生存。杰出的辩护律师是稀缺的,而快餐店店员不是。

人力资本的差异,也使得穷人和富人在一次次经济周期的波动中,差距越拉最大。经济形势好,对穷人是件大好事,相反经济情况差,对边缘劳动力的打击是非常大的。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巨量的资金投向基础设施建设,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稳住农民工就业。

当然2008年巨量的资金投入最大的受益者是人力资本更佳的人士,造就了一批巨富。所以,经济情况差,会对边缘穷人造成毁灭性的打击。经济情况好,涨潮的时候,低技能的工人也只能抓住浮木,而高技能人士则可在游艇上享用鸡尾酒和新鲜的小改改。

强劲的经济形势不会将停车场管理员转变为停车场自助停车系统开发者,而人力资本投资可以做到,宏观经济因素决定了潮涨潮落,人力资本投资则决定船的质量。

为了获得稀缺的人力资本,巨头们会付给一些创业企业和优秀员工令人咂舌的高价。在硅谷,巨头间的人才争夺战永远都异常激烈。一方面,巨头之间的高管相互跳槽和挖角司空见惯;另一方面,巨头对创业公司的人才争夺也呈白热化。

Facebook为了招安创业公司的优秀工程师不惜花大价钱收购整个团队。2014年Facebook花190亿美元收购55名雇员的WhatsApp。

对稀缺人力资本的争夺是一种全球性现象,中国也不例外。所以,蒋凡明显违背阿里鼓吹的价值观,仍只是“罚酒三杯”,借招聘意图包养妹子的阿里P8上海交大的博士,却要扫地出门;字节跳动的郭宇则是7年赚1个亿。

经济学的思维不是万能的,但经济学的思维能够帮我们认清一些非常有迷惑性的观念,这里批判一个公共政治中最荒谬的观念——人口过多,劳动力过剩的谬论。

这个论调认为,经济体中只有固定数量的就业岗位,每个新工作机会的代价就是其他工作机会,这是一种错误的信念。比如说你们现在看的UP主,很多UP主已经不是用爱发电了,而是全职做这个,这也是新的工作机会,这个工作机会的代价是谁?

再举一个直观的例子。

想象一个村子,大量的农民家庭拥有并耕种他们自己的土地,每个家庭生产仅能够养活他们自己的粮食,没有多余的农产品和土地。这个村没有人过得特别好,每个家庭都要花大量的时间干家务活。他们要像李子柒一样自己耕种,自己做衣服,还要自己教育孩子,制造和修理他们的农具等,正好老子所述的小国寡民的状况,和外界老死不相往来。假如一个外人走进这个村子讨生活,剧情会有两种。

剧情一:这个家伙没有技术,村子没有额外的土地供他耕种,村子会把他赶走。

剧情二:走进小镇的家伙是农艺学博士。他发明了一种新的种植工艺,他用工艺与农民交换一小部分粮食,每个人的生活都变好了,农艺学博士可以养活自己,农民有更多吃的,一个新的工作产生了,农艺学顾问。

这时,农民生产的已经比他们自己吃的要多了,他们有余力招募一名教师来村里教育小孩,这又是一个新工作,农民的下一代受到更好的教育,有了更高的生产率,能够提供更多的粮食……一段时间后,我们假想的村子,将会有医生、画家、歌手等等,这其实就是中国改革开放、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的一页。

提高人力资本水平可以让贫瘠的乡村变成,深圳华强北、浦东陆家嘴、北京中关村一样繁荣昌盛的地方。

人力资本的内容比赚取更多的钱要丰富得多。它使人们成为更好的父母、更优秀的生产者、更明智的投资人、更佳的艺术鉴赏者,我们有了更多的闲暇时间,能够更好的享受生活。

经济学家贝克尔,因在人力资本方面的研究也获得了炸药奖(诺贝尔奖),据他测算,教育、培训、技能和个人健康的总量组成了现代经济财富的75%。自工业革命后,人类的绝大部分的财富构成不是黄金、钻石、石油和高楼等,而是我们脑子里的东西。

人力资本水平决定了经济、社会和国家的状况。与大众的普遍想法不一样,生活水平和自然资源之间基本没有相关性。深圳、上海、北京缺乏自然资源禀赋,而东北则是藏蜜之地。日本、瑞士这样的国家尽管相对缺乏自然资源,但却是全球最富国家之列,像尼日利亚、委内瑞拉这样的国家则相反,大量的石油与国民的生活水平没有什么关系。在一些情况下,非洲的矿产资源为血腥的内战提供了资金,否则,这类战争就会消失。

为什么人力资本如此重要?因为人力资本可以提升生产率。

生产率是我们将投入转化为产出的效率。换句话说,就是我们在制造东西时,如何做得出色?1958年,我们的目标是全年产1070万吨钢铁,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全民大炼钢铁运动,实际上合格的钢只有800万吨,炼出来300多万吨土钢、416万吨土铁根本不能用,大炼钢铁造成的经济损失约200亿元。到了2019年,中国钢铁产量9.96亿吨,占全球产量的54%左右。这就是生产率提升的结果,生产率越高,我们越富有。

在现代经济中,生产率主要受技术、技能、专业知识和创新的影响,这些从根本上都取决于人力资本。

中国现在之所以富裕是因为我们生产率提高了。我们今天比中国历史上任何时期都生活得更好,因为我们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善于生产商品和组织服务。像电影、游戏、直播、视频等的崛起,根本原因是我们工作更少而生产更多,有了更多的闲暇时间。

在改革开放前,一个典型的家庭全年不休的劳动,都不一定能够满足生存所需的食物供给。今天,一个家庭只要不到300小时,就可以满足整个家庭的食品需求。跨入21世纪,美国人的每年平均工作时间已经从3100小时下降到1730小时。

我们还不满足,认为劳动时间过长,但实际上我们父母辈很长时间以来,都是做六休一的。

现在中国和全球的贫困线是一个世纪以前,收入最高的10%的人才能达到的真实收入水平,正如凯恩斯所言,“从长期来看,生产率是一切。”

生产率提升依靠投资,包括:物质、人力、研究与开发,甚至是更有效率的政府。法律、法规和税收制度也会对生产率增长产生影响。高税收、差政府、界定不清的产权和过多的管制都会降低和抑制那些为了提高生产率进行投资的积极性。

人力资本研究对公共政策有深刻含义。至关重要的是,它告诉我们,人为什么没有都饿死?地球上的人已经突破70亿了,我们靠什么来满足这么多嘴巴呢?

18世纪,马尔萨斯对人类的未来有一个非常灰暗的预测,“人口增长超越食物供应,会导致人均占有食物的减少,最弱者就会因此而饿死。”人类注定要生活在维持生计的边缘。

正好保罗·克鲁格曼所指出,在人类最近57个世纪的55个世纪,马尔萨斯都是正确的,世界的人口增加了,但生存条件基本没有改善,没有摆脱马尔萨斯陷阱。

工业革命到来后,人类才开始变得越来越富有。

关于贫困的一个谬误是,发展中国家之所以穷是因为人口增长过快。相信很多人还记得课本里讲的,中国地大物博,但人口众多,似乎人口众多是中国之前没发展起来的原因一样。其实不是这样的,人口众多是一笔宝贵的财富,美国如此强大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美国一直保持相对良好的人口增长趋势,日本为什么萎靡不振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人口太少了,不仅如此还负增长。

本期视频以讨论杰克马、王首富、大东子等的财富开篇,我肯定他们的财富比你的多。在2020年过半的时候,在90年已经三十而立的当下,全球、美国和某国都是十分不平等的地方。

收入最高1%人的收入占比在西方国家普遍上升

美国正变得越来越不平等。仅仅是1979年至1997年,1/5最富人的平均收入与1/5最穷人的平均收入差距从9倍窜升到15倍。最富有的20个美国人的财富超过一半美国人拥有的财富总和。现在美国的贫富差距已经创下历史巅峰,超越大萧条前夜。

美国收入前10%人的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

财富的不平等逐渐演变成健康的不平等,普通美国人的预期寿命正在下降。1980年至2010年间,美国最富有的20%人的预期寿命有所增长,而最贫穷的20%人的预期寿命是下降的,令人震惊的是,贫穷女性和富裕女性的平均预期寿命差距从3.9岁扩大到13.6岁。

乔布斯为了治疗胰腺癌花钱进行基因检测,富有的艾滋病患者可以通过鸡尾酒疗法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有权势的美国人可以优先进行新冠检测。而穷人无力承担医疗费用,大病到来时只能在家等死。未来,富人可能永生,只要他们能够获得足够多的克隆人器官供者。

为什么会这样?人力资本的差异提供了最有说服力的解释。熟练工人、高技能蓝领,高素质白领比无技能人士取得更高的收入,大学生、研究生比低技能人士赚得更多,21世纪是“火箭科学家”的世纪。

我们的经济向有利于高技能人士的方向演变。差不多所有的产业都在向着计算机、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方向转变,这有利于那些能够快速适应这些新兴技术的人士。技术使得高技能人士的生产效率更高,同时使得低技能人士成为多余,低技术人士连工具人都当不上,只能做人肉干电池。

ATM取代银行出纳员,监控取代保安,ETC取代高速公路收费员,工业机器人取代富士康生产线上的工人。实际上,上海大众汽车的装配线浓缩了中国的改革开放史,计算机和精密的机器人现在负责组装汽车,那些编写程序、设计机器人的人获得了高报酬,而普通生产线工人被淘汰。

全球化更是加剧了这一趋势。高技能人士拥有全球竞争力,国际贸易给他们更大的发挥舞台,所以微软、facebook、google崛起,硅谷成为创新之都,加利福尼亚州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同时,全球化让美国中部的低技能工人与越南的廉价劳动力竞争,在越南的血汗工厂,耐克只给工人每天1美元去生产球鞋。

在全球化的浪潮下,美国中部蓝领的工作机会被他国的廉价劳动力夺走,同时带来巨大的贸易逆差,美国中部一个典型蓝领2016年的生活状态还不如1979年,这是让特朗普当上美国总统的重要原因。

全球范围内不平等程度的上升是显而易见的,但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不应当过于干预经济不平等。

一方面,收入不平等给经济发出重要信号。高中和大学毕业生收入差距的拉大,会激励学生去获得大学学位。同样,像马云这样的企业家所赚得的巨量的财富为他们去承担创新风险提供了激励,这些创新为社会带来了巨大的价值。经济学家高度重视企业家的动物精神,而变得富有是刺激企业家动物精神的关键因素。

另一方面,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只要每个人都生活得更好,我们无需担心贫富差距。换句话说,我们应该关心穷人所得到的蛋糕有多大,而不是它相对于马云得到的蛋糕的大小。1999年,研究经济史成名的炸药奖获得者——罗伯特·福格尔,在美国经济学会作的主席演讲中说,美国最穷的公民所获得的舒适程度是100年前皇室成员不知道的(比如彩电,更长的寿命)。

人力资本这一主题的最终问题是,正好耶稣警告我们的那样,穷人是否总是伴随我们呢?我们的自由市场经济是否让贫困不可避免?如果有大量的经济胜利者,是否必然有失财者?

我认为不是这样的,市场经济仍然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是创造财富的强大机器,经济发展不是零和博弈,不是切蛋糕的游戏,而是共同把蛋糕做大的游戏。在这个世界里,为了有富国,并不需要有穷国,同样,为了让其他人富有,并不需要让一些人贫穷。

贵州的吴花燕之所以死亡,并不是因为马云在全球拥有众多豪宅。无论马云是否住在豪宅,因为一系列复杂的原因,贵州的吴花燕们还是穷,中国的一些穷人并没有享受到淘宝、支付宝带来的生产率提高的好处,但马云没有拿走他们的蛋糕,也没有阻碍他们的成功,更没有从他们的不幸中获得好处。然而,马云的远见和天才创造并没有让所有人都分享到财富。

马云通过窃取别人的蛋糕而致富,与他通过大量新增属于他自己的蛋糕,这些新增蛋糕分享给了一部分人,而另一部分人并没有分享到,这两种不同的模式之间有着关键性的区别。后者是经济如何良好运行的代表,也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高速成长的秘密之一。

理论上,人人都受过良好教育、健康、生产效率高的世界将是所有人的天堂。经济学告诉我们:我们的富有程度、我们的生活舒适程度,在理论上是没有上限的。

看到这里的观众可能会怀疑这一说法,会想如果每个人都是博士,那么谁在海底捞传菜呢?

可能没有人。随着人们更有效率,我们用技术替代劳动力,用传菜机器人替代传菜员,用洗衣机替代女仆,用无人地铁来替代驾驶员,用挖掘机替代挖沟的人,用数据库替代文件管理员,用自动售货机替代售货员……

人力资本产生了机会,它使人们更健康、更富裕。为了变得更富有,商业领袖们指出:任何地方的需求将永远是对更高水平的人力资本的需求。正确地获得人力资本的国家、懂得如何动员和应用人力资本的企业、产生人力资本的学校……将成为我们时代的大赢家。

公平和效率,做蛋糕和分蛋糕,是个永恒不变的话题,也是个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对我们个人而言,投资自己,大概率是过上幸福生活的财富密码。与其羡慕马云的财富,抱怨社会的种种不合理,仇富,不如行动起来,积极的积累自己的人力资本,做多自己,做多中国。社会不会因为你的抱怨而有任何改变,只会因你的人力资本价值增减而改变。能为社会提供价值的人,是不会被社会所抛弃的。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