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不会给这个女孩捐学费

本文来自世界灯火君

本链接只作文章永久保存只用

最近古怪新闻真是尤其多,几日前,一则“女孩高考超一本线132分不敢算学费”的新闻被各大媒体转载发布,并顶上热搜:

采访视频里,呈现了女孩刻苦读书的场景,旁边是破败的房屋场景:

而后又突出呈现了女孩家中的困难:母亲在延安打零工、父女俩留在山里编篮子、养鸡养蜂补贴家用、全家一年只能挣三四千元:

从视频里我们知道,女孩填报了西北大学,希望看看大山外的世界,却在为6000元的学费犯愁,被问及怎么办时,她说:“还不敢算……”

父亲说:“有点供不起,有压力”,但他同时表示:“家里舍得,会全力支持女儿”

而后话锋再转,呈现女孩的理想:“我想通过大学让自己变得更好,将来不管干什么行业,我都会很有干劲,努力挣钱改变这个家。”

家徒四壁女孩仍心无旁骛地刻苦读书、父亲切除脾脏还努力工作、即便供不起依旧会全力支持女孩上大学、生于贫困却依然有朴素积极的人生理想。

四处鲜明对比,将女孩与女孩的家庭烘托得格外伟大,短短几分钟的视频就将冲突全部展现,不得不说采访者与剪辑者功力到位,技巧纯熟。

对此很多网友表示感动,想要资助女孩四年的学费,又有很多网友被愿意资助女孩的评论感动。我不忍心打破大家的感动氛围,我也支持女孩追求自己的梦想,但我想问一句:女孩家庭虽然苦,但真的有必要搞成“超一本线132分不敢算学费”吗?

很多人说,女孩很坚韧,但这真的是坚韧吗?

我看到的不是坚韧,我看到的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我同样出身贫困,周围的同学也多是农村家境,家徒四壁不在少数,但是还真没有一个像视频里女孩那样,说自己不敢算学费的……

我不知道这个女孩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存在助学贷款这种东西,就我所知,各地高中在学生升学前,都会宣传国家的助学贷款政策,方便家境贫困的学子求学。

我毕业时,学校就迅速宣布了国家的助学贷款项目,当时最高8000,每年都能申请、还是无息,我直接就去贷了8000支付学费,剩余的用于日常开销,加上在学校经常获奖学金,四年几乎都没花过家里的钱,而且国家对贫困子弟上学这方面,真的已经非常贴心了,助学贷款还有几年的还款缓冲期,过了缓冲期后也是极低的利息,完全可以在工作后迅速还完。我身边很多同学都是一借三四年,几乎没让家里为难过。

不止如此,现如今,就连高中都有国家资助项目:

上职业学校也有资助:

上大学,学费与住宿费你可以用免息的助学贷款:

大学期间生活费不足,你可以申请勤工俭学,还能申请励志奖学金,还有各种助学金:

即便没有筹齐学费,你还可以各大高校都开通的绿色通道直接入学,当地教育局会帮助你申请资助项目:

从高中到职高再到大学,从学费到生活费,方方面面都有补助政策,我实在搞不懂女孩所说“不敢算学费”痛点在哪里,还是说女孩连无息贷款也不愿意申请,连勤工俭学都不愿意做?不谈这些,哪怕暑假去打打工,也能挣到不少学费吧?

我也不知道,疯狂转发这则视频的媒体是什么意图,合着不去宣传助学贷款、勤工助学等帮扶项目,全一股脑去宣传女孩的艰苦辛酸了?

但显然这个故事是成功的,视频发出后,很快就有网友表示愿意资助这个女孩,不久,女孩就收到了六千块学费捐助:

东莞退役侦察兵刘水军得知后,又联合多名爱心人士,自发组织资助,解决其学费和生活费难题,他们了解到女孩王宝丽每年需要2万,6000用于支付学费,其余用于支付伙食费,就一股脑全包了。

除去寒暑假,大学一年上学9个月左右,也就是说女孩在收到资助后,每月有1500左右伙食费,就我目前了解的大学生生活费用,每月开销1500也是很不错的水平了,跟贫穷完全不沾边。

同时刘水军还表示,接下来他们还将继续帮助女孩完成学业:

我为捐助者的善良鼓掌,更敬佩他们的无私,但后续的捐助视频与当地的爆料,让这起事件显得更加古怪了。

在和刘水军视频时,女孩身处的背景不是家徒四壁了,变成了洁净的白墙,坐的也是沙发:

后又有当地人爆料,女孩家里在县城有房,那这意思是,她们还特地去家徒四壁的乡下摆拍?

之后不久,又有同县民政局局长儿子称:

他们家从未向村镇递交家庭情况说明,三月、五月、六月排查贫困户也没有表述困难,然后却莫名联系到了记者,先后出现在凤凰网、新京报。

我不敢妄言这一切都属实,可能女孩是在别人家中与捐助者刘水军视频,也可能当地人的爆料为假,又可能他们真的忘记了向县里递交家庭情况说明。

但假设女孩家中真的家徒四壁到这种地步,每年收入三四千,那至少也能拿到农村低保吧?

既然达到了低保水准,那为什么又偏偏放着钱不拿,连贫穷状况说明也不上报,就配合着媒体拍视频?

我甚至开始怀疑女孩家庭是否真的困难,她是否真的需要我们帮助。

真正需要我们帮助的贫穷与苦难是什么?

大二女孩吴花燕,4岁的时候妈妈去世,18岁的时候父亲因为肝硬化去世,留下她与患病的弟弟相依为命。

完全靠低保生存,上学时还每天照顾着患病的弟弟,为了给患病的弟弟省钱治病,每天仅花2块钱,这2块钱,只用来买米饭、馒头,白饭馒头可以吃一整天。

严重营养不良导致24岁的她体重只有43斤,身高只有1.35米。形容憔悴,头发稀疏,甚至连眉毛都已经掉光。

接受采访时,吴花燕说:

“我不像别的孩子那样用完了还可以向父母要”

她没有哭,更没有索求什么,这句话她说的云淡风轻,被问及为什么要这样时,她说因为自己还有弟弟啊,她想要快点长大照顾弟弟,即便也躺在医院,她每个星期也都要跑去(医院)看弟弟:

弟弟吴江龙也坚强地说:“父母不在,姐姐还患有心脏瓣膜重度损伤,他会打工赚钱为姐姐治病。”

对比一下吴春燕的面容与体型,你真的能从那个说自己“不敢算学费”的女孩身上看出贫穷吗?

但即便如此,吴春燕也没有丢失自己的善良:她曾频频参加松桃县“安花春晖筑梦”支教团的各种公益活动,她设身处地地为贫困子弟着想,她希望自己能帮助他们找到曙光:

而在吴春燕的事件被爆出时,她已经处于濒死状态了,急需手术,后来她获得了社会各界的爱心捐款,即便起身困难,她还是用三天写下一封长长的感谢信,在视频里念给所有帮助她的人听:

文字整理如下:

什么是坚韧?一边摆拍一边说自己不敢算学费的女孩不算坚韧,失去双亲依旧满怀善良、不辜负任何一份善意的吴春燕与吴江龙才算坚韧。

谁该受到帮扶?有助学贷款、绿色通道、低保政策的女孩不该,那个从未求助过的吴春燕才该。

但反而一个早早拍摄视频展现疾苦,声称自己不敢算学费,一个一天花2元,体重43斤的女孩直至濒死才接受采访,坚韧到让人心疼,但即便接受采访,也没有要求帮助。

最后,吴春燕依旧因病去世,去世后弟弟没有抱怨,而是感谢所有帮助过姐姐的人,他说:“姐姐走得很安祥,按照姐姐的生前遗愿,我们已将她遗体捐献给贵州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人体解剖学教学实验中心,供教学、科研及医疗之用。

我不是说只有到了吴春燕这种地步才能哭诉自己的艰辛,才能接受群众的捐赠,更不是在斥责那个说自己不敢算学费的女孩,或许这只是某些媒体的别有用心。

我只是想说,在自己本身就有出路的时候,请不要再浪费群众的善意,也请那群媒体能真正起到自己应有的职能。

我不止一次想到:如果他们把发掘与剪辑“虚假疾苦故事”的精力,放在早年的吴春燕身上,这个可爱又善良的女孩是不是就不会逝去了呢?为什么直到吴春燕濒死,才被报道出来呢?

这个社会的善意,并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无限资源,它是极其有限的,当它被用在一处虚假故事里,就意味着另一处真正的疾苦被遗忘。当人们越来越发现自己的爱心总是被滥用,这种资源甚至会逐渐缩减——这是可怕的,因为没有人知道,自己会不会在社会善意衰减的时候,遇到不得不求助于社会的困境。

发掘真正的疾苦,阻止善意的滥用,展现真实的社会,难道这不才是媒体该做的事情吗?

写这篇文章,我不是为了唾骂谁,更不想指责任何一个人。

我只是想要让每一份真正的疾苦,都有被抹平的可能;

让每一份善意,都有它应该有的归宿;

让每一个献出善意的人,都有日后仍能求助社会的可能;

让每一个吴春燕,都有活下去的机会。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