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骂底层猪、遭群众抛弃、坐公交遭拒:一群“被科技消灭”的人,在以死亡的方式被淘汰

文章来源:世界灯火君

作者:王小七

本链接仅用作文章永久保存。

[1]

中国人又有那么强的中心情结,觉得边缘的生活不值得过,造成了极大的焦虑。

——项飙

这几天的两则热搜放在一起看,有种别样的滋味。

一个是杨超越发博引发剧烈讨论,称:震惊!种100斤玉米才能买3斤猪肉,玉米一斤才一块钱。所以以后种田会变成大片承包大规模种植吧?

作为一个出身农村的孩子,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此消息为真,于我而言,其实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事情,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地方,却引发了激烈讨论。让我惊奇的,不是100斤玉米才能换3斤猪肉,而是竟然会有这么多人对这个消息感到震惊。

我突然意识到:出现这种状况,不是因为他们无知,而是因为农民群体根本没有任何话语权,在网络世界里,他们发不出声音,他们是被抛弃的一群人,他们多半不懂、也不会如何为自己发声,更没人关心他们的生存状态,便逐渐消失在科技日新月异的新时代里。

另一则不谋而合的热搜,是安徽工业大学学生辱骂外卖员为“底层猪”。

因疫情管控,一外卖小哥无法送餐到宿舍楼下,遭学生短信辱骂。短短几句话里诸如“老子”、“你妈呢”、“底层猪”之类的脏话频出,骂脏话不是最让人不适的,让人不适的是这个大学生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

“你是什么东西啊?这辈子最底层的东西知道吗?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态度,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可怜吗?”

在这个大学生眼里,外卖小哥甚至称不上“人”,他是“最底层的东西”,是“猪”。

他认为,他们位于不同的阶层,他自认为自己比外卖小哥的阶层高,外卖小哥是“最底层的东西”,所以他可以随意侮辱外卖小哥。

群体异化在他脑子里生根发芽,割裂出一个巨大的阶级鸿沟,以至于他都不再认为比自己阶层低的人,和自己是同一物种。

更何况等他走入社会后,还不一定比外卖小哥赚得多。

外卖小哥表现大度,说:学生还没进社会不懂事,自己不计较。不想因为这件事就毁了这个学生的一生。

高下立判。为什么我会把这两个热搜放在一起讲?

因为这两件事,都是主流群体与边缘群体的交锋,农民、外卖小哥,他们都是社会的边缘群体,边缘群体并不意味着他们人数少,而意味着,他们是被主流遗忘甚至排挤的群体,意味着在整个社会舆论氛围中,他们只有着极低的分贝,只能发出弱不可闻的声音。

事实上,农民群体甚至占据总人口的近40%,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139538万人,其中农村常住人口就有56401万人,也就是5亿6千余万人。但即便有这么多人,我们依旧很难在网上听到他们的声音,以至于一个100斤玉米只能换3斤猪肉的消息,都可以让人震惊。

外卖配送群体同样如此,在2019年,“饿了么”“美团外卖”“百度外卖”三家外卖平台的注册人数超过400万,其他如点我达、达达、京东到家等众包物流平台的兼职外卖小哥也有300多万,全部加起来达700万人。

同时全国快递从业人员数量也已超300万,整体接近1000万。而且,这一数字依然在迅猛增长,这次疫情过后,全国新增了50多万外卖小哥。美团增加了33.6万人,饿了么增加24.4万人。虽

然比不上农民的几亿人口,但也是一个极大的群体了,但是,又有几个人在社交平台上听到过他们的声音呢?倘若不是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我们根本不可能知道外卖小哥的生存环境竟然恶劣至此。

但在此之前,却没有一个外卖小哥哭诉过自己的遭遇,或者说,没有一个外卖小哥的哭诉能引起我们的注意,依旧鸦雀无声。还需要等到别人为他们发声,倘若没有这一篇文章,恐怕依旧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们的苦楚。

是的,他们是一群在现代社会中失声的人,现代社会的发展扼住了他们的喉咙,他们在我们的视野中逐渐消失,即便他们不愿。只是我们未曾想过,将来,我们也可能会成为被扼住咽喉的边缘群体。

[2]

社会的文明程度,取决于对弱势群体的包容程度

——网友

8月17日,黑龙江哈尔滨,一位白发老人乘公交车时因为没有手机,无法扫健康码,被司机停车拒载。

因迟迟不下车,老人遭到车上乘客愤怒谴责“为老不尊”。还有人劝老人下车,称“这些年轻人上班多不容易”。老人不知所措,直到民警接警后赶来将老人带离。民警告诉老人,现在没有健康码无法乘车,“这是政府规定”:

无独有偶,大连地铁一位老人也遇到了同样的状况,工作人员称必须要出示健康码,但老人表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健康码,他们也没有给自己发过通行证。

作为主流群体的我们,习以为常地享受着科技发展的成果,却忘记在科技巨浪掀起时,也意味着有一群老人会被拍倒在时代的沙滩上,公交车上的人,会因为老人竟然不知道健康码而愤怒,工作人员会因为老人不知道什么是健康码而不耐烦。

他们甚至懒得去想:这些没有健康码的老人,极有可能是他身边没有年轻一代了,独居甚至失独。

他们不会使用手机,更搞不懂什么是智能机,不知道出行还需要健康码,更不知道怎么为自己发声,表达自己的需求。科技的进步在淘汰他们,而淘汰的方式是:等他们死去。

[3]

我们的社会由紧密联结的个体组成,彼此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

——看理想

“学不会,没法子,老了,不中用了”,这是我在教身处农村的父母学智能手机时,他们最常说的一句话。

之前的我,经常会因此生气 ,我会说:“不会可以学啊,不要用老当借口!”

后来我意识到,这只是我自以为是的想法,我把自己的思维套到他们头上,却忘记他们早已和时代脱节,年老夺去了他们灵敏的大脑,只给了他们迟钝的思维和颤颤巍巍的手,吸纳新知变得越发缓慢是不可改变的客观事实,我却试图用自己年轻的身躯与主观意愿,否认这个客观事实,蠢的是我,而不是他们。

我突然意识到他们年轻时候也是靓仔靓女,父亲搞过爆炸头,母亲染过张扬的发色,他们都是当年的弄潮儿,却依旧在年老后会被时代抛弃——这不也可能会是我的未来么。

但他们依旧在努力的适应这个社会,他们不想成为被时代如垃圾一样抛弃。

网友牛紫千也讲过她的亲身经历:
想起去年去日本旅游的时候一件小事。当时在一条商业街上闲逛,买喜欢的小手工艺品,现在信用卡支付宝微信支付太方便了,以至于出国只换很少一点现金。

有一个老爷爷家的店我特别喜欢,是猫头鹰主题的手工艺品,纯手工制作。但是只能现金支付,摸了一下兜里的钱,只有点买车票的零钱,但是店里不能刷卡不能用支付宝微信,非常不方便,我已经转身要走了,但是老人可能看出我很喜欢那一对红黄色的猫头鹰摆件,不停拉着我介绍,还拿出他的工作照给我看,虽然日语我一句听不懂,但能感受到他很想做成这个生意。

他的店确实是那条熙熙攘攘街道上比较冷清的,其他店铺都是各种数字支付手段可行而且店主会讲一点英语的。当时眼泪就流下来了,最后坚持走完整条街去大路上的711取了现金买了那对猫头鹰。

其实东西谈不上多么好多么无可替代,当时就是很心酸,他们已经被科技时代抛弃了,却还在努力的艰难谋生。

像是另外一位朋友说的那样:现在的老人支付宝微信滴滴都不会,路边打车出租车不拉,就说我自己34岁去麦当劳点餐需要扫码进行一系列的操作我都嫌烦,地铁疫情期间要下app,我手机内存不够,直接办了张地铁卡反而觉得方便,抖音从来不看。

谁都有老去的一天,也有我们失去话语权的一天,到了那天谁会为我们发声?目前34已然觉得自己都老了。

[4]

身处这样一个日益喧嚣又高度撕裂的社会,彼此都着急放声大喊,却又听不见或者不肯去听彼此到底在喊些什么,理解、感受、共情,这些原本是让我们人之所以为人的特质,反倒成了一种稀缺的资源。

——看理想

贾樟柯说:不能因为整个国家都在跑步前进,而忽略了那些被撞倒的人。

但是我们却一直在忽略他们,我们在大街上我们看不到盲人,也看不到各类残疾人士。讽刺的是,据2018年官方统计,中国拥有各类残疾人士8600多万人,是世界上残障人士最多的国家的之一。在中国,大概只能在残奥会上看到残疾人活跃的身影。

出门之后,我们可以看到到处被占用的盲道:

不止大众,有时候城市管理,也下意识遗忘还有这一群体的存在,直接占用盲道:

我们不得不承认:不是他们不愿意出现,而是我们根本不容许他们出现,我们习惯性遗忘这些边缘群体,理所应当占用他们的资源,并不会有丝毫愧疚。

在现实世界中我们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更是丝毫听不到他们的声音,我有时候会好奇,这么几亿人怎么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直到我看到我们的媒体,我明白了一切。

前段时间抖音又火了一批账号,这批账号都是打着底层职业故事的名头,但细看之下,我才发现他们根本不是所谓的底层,只不过是一群表演自己是底层的博主:

一个月涨粉305万的“保安呆飞”,视频中呈现的也不过是“演员保安”呆飞与“演员总裁之女”、“美女老板”、“美女领导”之间的狗血故事冲突,结尾千篇一律:呆飞的尽忠职守最终得到上级的认可,正道的光照在大地上。

群众信以为真,对演员保安极力赞扬:

呈现“底层摆摊人员生活”而爆火的摆货小天才,也不过是MCN编造出的各种狗血故事:

他们假装自己是底层吸粉,却掩盖掉真正底层的生活面貌。

再看主流媒体,我们热衷于呈现边缘群体的巨大贡献,呈现他们的坚韧顽强,呈现他们的以德报怨。

报道的有625分独臂女孩考上大学的新闻。

有家境窘迫的74岁老人刘镜辉,一直在车站免费助人,家里养着需要日夜照顾的40岁脑瘫儿子,却热心肠借出去的钱就有十几万,人家还不还,他不在意:

有在江西省肿瘤医院边,为了减少肿瘤疾病花费,就给病人只卖1块钱一份炒菜的万佐成、熊庚香夫妇。即便儿子因事业失败,精神受到创伤,已经在家卧病好多年,他们也一直坚持:

却没有媒体报道真正的保安群体、摆摊群体生存状况如何,其他没有考上大学的残疾人群体的出路,那些可能没有感人事迹,却依旧坚强活着的边缘群体。

我并不是说这些感人事迹不该报道,他们值得钦佩与赞赏,但我们媒体,是不是也应该在关注个别感动中国的事迹外,分给那些鸦雀无声的边缘群体一些呢?

我们不能只热衷于报道他们的贡献,却不去关注他们的痛苦。

再看我们的影视剧,处处是俊男靓女与高楼大厦,任何剧情都能拍成恋爱剧,他们在职场剧里谈恋爱,在悬疑剧里谈恋爱,在恐怖片里谈恋爱,在创业剧里谈恋爱,拍一个《上海堡垒》,也可以把科幻片拍成恋爱片。

他们致力于展现中产生活与精英的潇洒倜傥,而这群占据社会人数最多边缘群体,却总是被遗忘。

写这篇文章,我并不是为了批判什么,更不是为了谴责任何人,我只是想要提醒一下我们的媒体、与我们自己,在享受科技发展时,在向前狂奔时,在科技看不到人的时代里,我们或许也该分给那些未曾谋面的边缘群体一丝关注与共情,多分给他们一丝宽容与耐心。

给没有乘车码的老人多一点宽容,给智力衰退的老人多一些耐心,给艰辛的外卖小哥多一点体谅,给消失在现实生活中的残疾人多一点关注,给底层的苦难多一点共情。

这不只是在给予他们一丝温暖,更是在为我们日后成为边缘群体后铺路。

一切的一切,只取决于,你究竟想生活在一个冰冷异常、只能用死亡淘汰不适应者的社会,还是一个拥有人性温情、让每个人的疾苦都可以被理解的社会。

参考文献:

[1]《为什么我们看不见贫穷、衰老、边缘?》看理想

[2]《保安、柜姐、外卖员,底层职业故事为何能成抖音爆款?》新榜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